Niao耳放测量发布周年祭

公元二〇二一年十一月十一日,就是本网站发布草医Niao耳放测量一周年的日子。就在昨日,我收到了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对草一科技起诉本网站名誉侵权案件的判决书。分享判决结果的时候,遇见K君,在群里问我道:”老狼你可曾为这件事写了一些感受没有?“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我看你还是写一点罢;你的网站就整活最好看呢。“

这是我知道的,这个破网站的发文,大概是因为数据艰涩难懂之故吧,互动区一向甚为冷清,然而在这样的境况下,一旦有整活的事儿发生,网站就会变得迅速热闹起来。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与测量毫不相干,但作为网站,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的”有理不在声高“,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也只能如此而已。


还记得一年半以前,一个群友寄了一台草医的解码耳放一体机(似乎叫Piao?)给我,和我说好测量结果不好的话就不发布了,毕竟对面是个他很喜欢的新兴小厂。我答应了。所以各位没有在网站上看到Piao的测量,而事实上我也通过送测者给了一些简单的建议。

然后时间就来到了二零二零年的十月底,同一个送测者再次联系我说,这次想给我送测Niao这台耳放。他还宣称这次无论测量结果如何都可以发布。于是我接受并最终发布了Measurements of Cyaudio Niao Headphone Amp

然而,在发布测量后,耳放还没寄回给送测者之前,草医通过送测者和我进行的沟通就让我闻到了奇怪的味道。加上送测者非常急于让我寄回耳放,我以我粗浅的社会经验决定斥巨资购买一套Niao耳放作为存档

所谓安可,便是如此了 Encore of CyAudio Niao HeadphoneAmp


我是今年三月八九号才又一次听到草医的新闻,说Niao的2021新版要发布了;一周后便得到噩耗,说草医要用法律手段来维护“自己和自己消费者的权益”。而文中所写有恶意网站攻击Niao耳放之所指,大概率就是本站了,但我对于这些嘴炮,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商家的炒作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到这地步。况且测量过程始终通过送测者有所沟通的Niao耳放,何至于闹到法庭相见呢?

然而到五月便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南山区法院的来电。以及最终寄到我手上的法律文书。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维权,简直是不诉不休,因为文书上还有交给杭州市互联网法院而被退回的痕迹。

但某些地方就有版主说,这些网站不懂测量!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我发布测量数据居心叵测!

惨像,已经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我拒绝调解,直接应诉了。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本站,一个测量网站而已,那时是欣然接受送测的。自然,测量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结局。但竟被起诉了,杭州没成,改到深圳,已是相当的执著。我当时发的第一篇回应,被彻底的无视了。而第二篇回应,已经开始展现法律层面的准备,却依然没能让对方认清自己,于是开庭了。

本站被草医起诉侵犯名誉权,这是真的,有法院的文书为证。本站被草医在绿檀发帖污蔑,这也是真的,有绿檀链接为证。L7Audiolab也被绿檀彻底屏蔽了,有无数网友发帖实践为证。

但是他们都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


时间永是流驶,网络笑语依旧,有限的几个测量争议,在网上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网友以群内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商家作“流言”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基于测量的评论。网上评测争议的情况,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是一小块,但基于测量的评论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用的是APx555。

然而既然赢了诉讼了,自然不觉要整活。至少,也当昭告天下。纵使时光流驶,草医沉寂,也会在互联网上留下这一段有趣的活儿。杜甫写过“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商家的炒作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乎我的意外,一是草医真的起诉了,一是草医在起诉之前在论坛发了最终被法院认定为证据的帖子,一是他们以为我会接受删帖的调解。

芜湖,我说不出话,但以此纪念Niao耳放测量发布一周年。

十一月十一日

%title插图%num
订阅
提醒
33 评论
Oldest
Newest Most Voted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3
0
喜欢这篇文章吗?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