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ries of innocence

最近委托人帮我做了一个小型的社会实验,结果非常有趣。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对发烧的一些现象做出很好的解释。大家都知道……我没啥文化的,就随便写点半通不通的东西来描述下实验过程和我对结果的感受吧。

是翻译的错,而不是消费者的错–测量与听感连接的困难点

今天,各个群里都在传 贴吧 的某篇帖子。有不少所谓“科学派烧友”对帖子里的言论和贴主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反感情绪,甚至有部分烧友私下指责发帖人(且说话相当不堪)。我个人认为,这种情绪是不好和不健康的,有必要写点什么,浇浇在这个话题上逐渐涌现的让我不安的戾气。

Xiaomi FlipBuds Pro

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0hz那时候还在更新呢),就听说小米有新的降噪TWS计划……眼看这0hz停更的时间已经长达半年…… 终于!Xiaomi FlipBuds Pro 发布了!当然,作为我这种九流网站编辑……要拿到什么样机之类的那是绝无可能的……要想看看这货做的怎么样,就只能自己杀去米家了。

小科普,有些“底噪”它不一定是底噪

昨天发了 HM901R 的耳放卡测试与 底噪 面面观,果然如我所料今早就迎来新的营销文《HM901R的耳放卡针对各种耳机均有选择,包括高灵敏度入耳》。其实就昨天的测量而言,平衡卡低增益的底噪确实是不应该非常明显的,即使是高增益,理论上也不该像……

【小技巧】如何测得更高的SNR–学习边博士Hifiman HM901R 信噪比 测量心得

战术狗.png

今天边博士终于发布了他家的 HM901R 信噪比测量结果,让我学到了新的信噪比测量方式……非常感谢边总的教学。我这边测无论是DR还是SNR,用的都是标准的正弦波测量。由于我的眼界小了,没有注意到下面这句话中的重要部分: